• 没有脚的鬼2715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学妹  ......  .....  我没  你看  有脚  她说  可是  不理  活动中心  学生  


    某个学校的活动中心是由学生宿舍改装的,而那间学生宿舍先前发生过不少自杀事件.....因此这活动中心到了晚上9:00以后总是阴森森的..... 
    也因此,所有的社团活动都在9:00前结束.....大家都赶紧回家..... 
    话说某位女学生某天不小心留的太晚....那位自杀的女学姊出现了...... 
    她一直去引诱那位学妹看她....... 
    那位学妹一直告诉自己,这是幻觉,不要理她就没事了....结果那位学姊有够皮,开始对她吹气....可是那位学妹还是不理她....最后那位学姊讲话了,学~~~~~妹~~~~~~~..... 
    可是学妹还是不理她.....学姊更变本加厉了.....她说,学~~~~~妹~~~~~,你看看我嘛~~~~~~~......可是学妹还是不理她......她又说,学~~~~~妹~~~~~~~你看我没有脚~~~~~,学妹~~~~~~你看我没有脚~~~~~~这时,学妹抬起头来.......说话了......她说......学~~~~~~姊~~~~~~你看我没有胸部~~~~~~~~

  • 三字经3647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息声  上着  声音  从前  喘息  但是  三字经  想着  厕所  约莫  一分钟  


    从前从前,当笔者还是学生时,宿舍使用公用厕所,传说夜间常有喘息声,一列排开的厕所门,自门口看去还真有些恐怖。一夜,某学长怀着惧意和无法忍耐的内急,蹲在其中一间忐忑的"上着",上着上着喘息声便出现了,"whyme?"他边上边想着,忽的想起从前听人说过碰到怪事时,有理无理破口大骂就对了,通常可以趋吉避凶。当下口念"三字经",把记得的所有难听话一并骂出,说也奇怪声音就停了,"灵喔!"他想着。约莫一分钟后又一次响起喘息声,只好又抬出"三字经"续骂,就这样与"声音"僵持了十分钟,那声音喘喘停停的好似和他卯上了。 
    最后一次再喘起来,学长决定不跟他玩了,边骂边穿上裤头¨¨…怪事发生了,喘息声停了不说,乾脆说话了---- 
    "同学,抱歉了,我今天吃坯肚子,呻吟吵到您了,但是………但是………你也该骂够了吧!"

  • 上海死亡电话5861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脸色  红润  只是  恬静  照片  片上  女孩  美丽  她的  写着  两个  


    我早就说过我由于生计原因来到了上海,做了我同学的酒楼的大堂经理。 
    照顾酒楼的工作确实很繁重,但我并没有忘记利用业余时间学点东西来充实自己。于是我成了离酒楼不远的一所高校的旁听生。由于我性格开朗,爱好也广,先后在学校组织起了“集邮协会”,“读书心得讨论会”等。没想到这些玩艺竟让我名声鹊起,我居然被聘为校刊的一名记者了。 
    当了记者之后我的手机就一直没有停过,尽是学生们向我提供一些所谓的实事新闻。什么高年级的男生拿弹弓射下女生宿舍楼上飘扬的内衣啦,什么学生们给矮个子老师起绰号叫“恨天高”啦。其实,这些都不值得一提,只是有一件事我必须讲给你听。 
    那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,如同从酷暑直接跨进了严寒。在一个寒风瑟瑟的晚上,我下了夜课回到住所休息,熟睡中一陈急促的铃声把我惊醒。谁又打这该死的电话?我一边想一边拿起枕旁的手机。 
    “喂!是哪位?”我问道。“喂!是我,”对方是一个女孩,声音怯弱而苍白,“我叫青荷,311寝室出事了,你应该去看看。”还没等我问些什么,对方已以挂断了,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三点二十分。我想从来电显示中查出她的号码,可是却什么也没有。 
    说句实话,这种恶作剧我见得多了,只是一些不怀好意的学生想把我从温暖的被窝里拽到冷风中去。 
    我没理她,仍然翻身睡。第二天,我把酒楼的工作安排好便来到学校上早课。一进校门就有熟人拦住我说:“311寝室死了人,你这当记者的还不去看看?”我赶到的时候,门外已围了很多人。刑警正在屋内解剖尸体。 
    听人说是隔壁的女生早上起来时发现从311门缝里淌出血来,于是报了警。死者是一名二年级的女生,由于同寝室的其他人都毕业了,所以这里只有她一人祝她被发现的时候手腕上的动脉已经被割破。解剖完尸体,警方又对屋内所有的线索进行了整理。最后下结论:该女孩是自杀。 
    遗书上写明自杀的原因是失恋,并且警方准确地推断出死亡时间为凌晨三点。 
    接着,校方的人把女孩放到单架上盖上单子从屋内抬了出去,经过我身旁时,从尸体上突然掉下一样东西砸在我的脚面上。 
    拾起一看,原来是死者的学生证,照片上的女孩美丽恬静,只是脸色更红润些。在她的姓名那一栏里分明写着两个字:青荷。

  • 来自下水道的血手6835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每每  但是  久了  想起  还是  不能自已  惊恐  觉得  过去  这件事  大家  


    首先我要告诉大家,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 
    那个时候我正在读高中。繁忙的学习,单纯的中学生活虽然有些单调,但是有可爱的同学和老师,所以还是觉得日子过得很充实。转眼间高考的时间就临近了。 
    这个时候,发生了一件震动全校的事情! 
    事情发生在高三三班。 
    应该说这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,至少对一个中学生来讲是这样。故事的主人公叫亡(为了死者在天之灵,所以我决定用他的化名)。亡有一个女朋友在另外一个班级。有一天晚上,他们在女生宿舍门前约会。已经是很深的夜了,谁也不知道亡是怎么能够在女生宿舍呆那么久的。因为学校不允许男生进入女生宿舍的,所以保安每天晚上都要值班查夜。这个时候,亡和他的女朋友被发现了。 
    亡非常惊恐,他努力地想要从保安的手下逃脱。可是女生宿舍的大门早已经被锁上了。亡无处可逃了。忽然间他看到了墙角的一堆砖头。踩着砖头应该能够爬上墙头的。亡拼命地向砖头冲过去,全然不顾后面保安的警告和喝叫! 
    当亡终于踩着砖头快要爬上墙头的时候,保安们已经到了墙下面。看着亡快要从自己的手中逃脱,其中的一个保安在情急中顾不得多想,竟然拿起一块砖头向着亡砸过去。砖头不偏不斜,正好砸中亡的后脑壳,亡惨叫一声,从墙头上跌落了下来。 
    亡在还没有来得及送往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呼吸。 
    这件事对学校来说是一件绝对的大事。一连好几周,关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在校园和社会上风风雨雨地被人们谈论着。尤其是亡和所在的高三三班,每个人似乎非常地忌讳谈论这件事大家都显得惊恐而又神秘。女生宿舍好多天都通宵供电,并且有人专门守侯陪伴。而亡和我们住同一栋宿舍楼,他所在的寝室已经人去屋空,没有一个人敢继续住下去。 
    本来这件事是很平常的事情,死人是每天都要发生的,但是接下来的事情,会让你三天三夜都不能忘记(胆小的就此停住,否则后果自负)! 
    那是一个晚上。晚自习时间已经结束了,三三两两的同学都回寝室准备休息了。但是由于天气太热,绝大多数的同学都在宿舍楼外面的草地或者门口乘凉。我也一样地和我的四个同学在门口坐着聊天。 
    宿舍楼门口有一个废弃的下水道口。它的盖子只遮盖了口子的一半。白天从上看下去也黑咕隆咚地一片,所以谁也不知道这个下水道口下面是什么。 
    就在这时候,我们谈兴正浓的时候,猛然间,从下水道口发出一种非常奇怪非常刺眼的红色的光束来。接着,一声凄厉而恐怖的声音从那里面传出来:“救救我碍…”然后,一双可怕的手伸了出来,上面的血色红得刺眼! 
    这个极其恐怖的景象震撼了大家,我们大脑中由于被极度的惊恐而意识变得麻木了,每个人都睁大眼睛,惊恐地盯着那双血手和刺眼的红光! 
    没有等大家反应过来,水道口突然露出了一张脸!那是一张多么恐怖的脸啊!上面血肉模糊,根本看不清眉眼,还有鲜血从上面滴滴嗒嗒往下流淌着! 
    那双手继续挥舞着,凄惨而可怕的声音继续从血脸那里传出来,“救救我碍…” 
    我们僵立在那里,恐怖使我们忘记了应该要做的事情。直到突然间有一个同学大叫了一声:“亡,那是亡! ”我们如梦初醒般地立刻明白过来,每个人都以平生最大的速度向寝室冲去,仿佛那声音和那恐怖的脸就在自己身后紧紧追赶! 
    亡,是亡的鬼魂! 
    整个夜晚,几乎每个人都没有睡觉,就那样坐在楼道里,大家互相依靠着,这样就不至于彼此之间留下任何空间。恐怖,恐怖,除了恐怖还是恐怖,平生第一次,我经历了如此刻骨铭心的恐怖! 
    没有人敢睡觉,因为寝室没有电。 
    也没有人敢再出去看看那个可怕的下水道,想起来浑身都觉得起了无数的疙瘩! 
    第二天昏昏沉沉的,我们正商量着要搬离这栋宿舍楼的时候,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传了过来。 
    学校经过连夜紧急调查,事情终于水落石出! 
    我们学校旁边是一昨监狱,平时只看得见高高的围墙和大铁门。 
    而那个下水道正经过监狱。那天晚上,一个罪犯在拼命中终于发现自己脚下松动的地方竟然是一个下水道。于是他象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样地钻了下去。但是不幸的是很快被警察发现了。 
    罪犯拼命在前面摸索着前进。后面的警察也在拼命地追他,喝叫声和喘气声在水道中回荡。 
    忽然罪犯发现了前面有亮光,于是他拼命地想向上怕上去,坚硬的石壁划破了他的手,他终于能够够得着下水道盖了。但是警察的警棍已经开始向他作用了! 
    罪犯在挣扎和努力中划破了自己的脸,于是他拼命喊叫和往外爬。但是不久他就被制服了。 
    我们听到的呼救声和那血肉模糊的脸都是这个罪犯的。 
    事情虽然弄明白了,联想到死去的亡,过度的惊恐却使我们再也不敢在这栋宿舍楼住下去了。我们坚决要求换宿舍。学校开始是劝告,后来也就同意了,以一个“高三学生面临高考,压力过大,需要照顾”的宣示为我们搬了宿舍。 
    这件事过去很久了,但是每每想起,还是觉得惊恐不能自已!

  • 背靠背7319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小月  尸体  一届  宿舍  那具  学校  床下  挖出  位置  出了  拆了  


    有一所学校,很老旧了,宿舍更是住过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。又是一个新学期开始,小月成了里面的一员,住校生活是很有趣没错,可是............ 
    每到晚上,只要小月躺着睡觉时,就会听见有人在她耳边说:“背靠背,背靠背.....”她吓了一跳,她睡的可是下铺,乱恐怖的!!可是她稍稍一翻身,那恐怖的声音就没有了,还真是奇怪!!于是以后小月睡觉都侧着睡,因为只要她一平躺着,就会听到恐怖的声音!! 
    直到几个月后,学校要改建了,小月她们全都搬了出来,宿舍也被拆了。人们在小月床下的位置挖出了一具尸体,那具尸体是趴着的。也就是说,只要小月晚上睡觉平躺着,就正好和那具尸体背靠着背........

  • 6920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.....  女人  室友  声音  有人  青面女人  消失了  8点  眼睛  叫他  回来  


    我的朋友森在吉隆坡市效一间艺术学院念书,由于是外坡生,所以就在附近的住屋寄宿。那间住屋经过改装,用木板隔成许多房间。森就租了后房,月租才只一百马币而已,对学生来说是非常的实际。森早上8点出门上课,至到下午4点多才回宿舍。同屋的一些室友有时要到7,8点才会回来,所以整间屋子都很安静。森平常这个时候都会小睡一觉,待室友回来后才结伴出去用餐。这天他也不例外,外面下著毛毛雨,正是睡觉的好时刻,他躺在床上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。朦朦胧胧地他好像听到有人叫他,声音细微且有些尖,听起来有些毛骨僳然,他缓缓张开眼睛看是谁叫他,但就是看不到有人,并且那声音也消失了,他以为听错就继续埋头睡大觉。 
    可是等他一躺下,那声音又开始出现了,“森...............森.........快..起.....来.....森.....”这次他听得很清楚,真得是有人在叫他,那怪怪的音调弄得他毛孔都竖起来了,而且越来越近。他吓得不敢张开眼睛看,只感到好像有只冰冷的手在摇他的身体,“森.....森....快.....”怪声音似乎贴著他的耳朵不停的环绕著,森还是不敢张开眼睛看。 
    这时他感到有双冰冷的手掐住他的喉咙,他登时张开了眼睛,出现在他眼前的竟是一个长发的青面女人,正用那枯干的双手掐住他,张开的口似乎在还流出深青色液体,只听“她”又以那把怪声音叫出:“你.....为.....什..么.....睡.......在..我...的...床..上.....”森想喊却喊不出,整个身体软绵绵的提不起力,他感到呼吸越来越困难,就快要死掉之际,忽然听到有人打开他的房门叫他,“青面女人”就消失了。面色苍白兼流大汗的他喘气地问进来的室友华有否见到“青面女人”,华大声地说:“你才见鬼1森这时才怀疑遇上了肮脏东西,急忙找房子搬了。不过森临走前,都有问过其他室友关于那间房间的故事,原来之前曾发生过一名女人因不堪被男友抛弃,而服毒自杀。刚巧她也是住在后房,“她”也可能是睡在森现在睡著的床上。

  • 北烟囱12178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我们  烟囱  踢球  操场  几个  那片  废墟  还有  钢盔  已经  那个  


    上了中学,我们几个特爱踢球的男生每天放学都要踢会儿球才回家。那时我们有两个操场,小的叫南操场,是个柏油篮球场,还有单杠,爬杆之类的东西;大的叫北操场,主要是踢球,冬天浇冰场,但是我们不喜欢滑冰的仍然有足够的地方踢球,可以想象它有多大。有意思的是两个操场里面各有一个很高的烟囱,我们叫顺了嘴,把他们称为南烟囱,北烟囱。南烟囱是烧暖气的锅炉房的烟囱,北烟囱就没人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了,下面是一大片破破烂烂的水泥建筑,有些高年级学生把自行车锁在那边,我们低年级是很少往那里去的。那也是个冬天,冰场还没浇,但是头场雪已经下了,我们照例放学后踢球,我是后卫。不过当时踢球没章法,进攻就都往前跑,防守就全退回来,反正人多,跑累了就蹲下歇会儿,自然有人补位置。那天我们的大门就在北烟囱那个方向,我踢累了就在门边歇着,突然对方就攻过来了,门口一场混战,球也不知道怎么就飞到北烟囱底下那片废墟去了。那会儿天也已经黑得快看不见了,球一没,大部分人一轰而散,就我们几个球迷不能走,得把球找回来埃进了那片废墟,越发的什么也看不清了,我就爬到水泥板的顶上,找了一圈都没有,另外几个人都在底下找,也没有。 
    我们不死心,来回找,天可就全黑下来了。突然间我踢到个圆东西,以为是球,伸手一摸冷冷的硬硬的,可把我吓坏了,竟然是颗骷髅头,当时我怪叫一声就往外跑,衣服被断钢筋划破都不知道,其他人也不敢再找球了,统统跑回了家。第二天几个高年级的听说我们的事儿不信,也跑去那片废墟,还是白天呢,结果个个脸色煞白地跑回来。再后来我们体育课老师也去过一趟,回来的时候好象也是心惊胆跳的样子。 
    等我们快毕业了,几个哥们儿合计非得再闯闯那个禁区不可,带了手电筒蜡烛还有火药枪之类的重装备,来了个彻底大搜查,结果除了捡到一顶破钢盔跟几块白骨,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。我们还专门问过一个医学院的学生,说那几块也不是人骨头,至于钢盔,似乎是日本鬼子时代的,因为上面还有日本字。有人就猜测说北烟囱下面那片废墟是“731”遗址,可是查历史我们那里也没驻过“731”,至于北烟囱到底是干什么的,可是连我们学校最老的校工也不知道,只是后来拆的时候发现它特别结实,连用了炸药放倒都没摔烂,只好雇一帮民工拿大锤给砸烂了

  • 长发飘飘2995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美丽  温柔  女孩子  薄命  飘飘  长发  跳下  去的  那是  是个  红颜  


    大学里听男生们讲的一个鬼故事。 
    至今仍记忆犹新,比记忆大学的男友还要深刻。一上WC那个长发飘飘就晃游过来,追着我,麻着我的小脑瓜,咋摔也摔不掉。 
    好了,今天找到个好地方——痴鬼谷,把你轻轻放这,这里朋友多,你和它们唠嗑吧,以后别再烦我。小姐?OK? 
    七年前的大学校园。 
    女生宿舍叫熊猫馆,头发短点的进去都要被盘问;男生宿舍就象公厕,男女可以随便出入。 
    这故事当然是发生在男生宿舍。那时男生的厕所、冲凉房和洗衣间是混在一起的。十二点以前,这里热闹的象早上的肉铺子,竟光着上身,哼着小曲的短头发。到下一点时这里常较安静了。短头发们都陈列着去了。 
    话说有个短头发有个好习惯,他通常在下一点时要上厕所放水。不放就睡不着。这晚,他照旧拖拉着拖鞋,咪着眼,沿着往常的路线出发上厕所。刚走到门口听着水管的水哗啦啦的响,他想,谁这么晚了还在洗东西,真是娘们,这么勤快。刚这么想着,真的就见个长头发的女孩子亭亭立在水池前,轻轻揉搓着什么。她背对着他,他只看到她长长的秀发拖到腰际,随着她的动作在轻轻摇晃着,有点迷人。他瞄了一眼就退出来了,真是见鬼,他知道这肯定是同楼的高年级男生的女朋友,有一些偷偷在这过夜的,但这么大鸣大放地在这洗衣服的还第一次见。因为那些女孩子深更半夜混入男生宿舍的目的,肯定不是为爷们洗衣服的。他只好到楼下去搞定自已的习惯。等他再上楼来时,冲凉房的哗哗声已经不在。 
    第二天,又是同一时间,他又踢踢蹋蹋往老地方去,到门口又听到水哗哗响。近门口又瞅见昨晚那个长发飘飘,唉,哪个小子怎么好福气呢?他吸了口口水又下楼去了事。 
    第三天,又同一时间,当他又见到那个长发时,他有点气了,老害老子上下楼,今爷们就在这方便了,看你开溜不开溜。想着,他就大步流星地进了冲凉房,他想看她两眼,好让她知趣地自已回避一下。所以他就在开厕所门的同时不经意地瞄了她一眼。他当即就晕过去了。 
    他看到了她的正面,她的正面和后面是一样的,也是长发飘飘!! 
    大伙都说他眼花见鬼了。 
    后来,高年级的一位师兄说,三年前有个怀孕的女生就是从那的冲凉房的窗口跳下去的。那是个长发飘飘,温柔美丽的女孩子,薄命的红颜!本来今年她应该毕业了,香魂未逝啊......

  • 半夜的敲门声1290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室长  关上  考试  把门  上时  大家  拍门  这个  一直  可是  是一  


    发生在一个期末考的夜里,已经是考试的最后一天,没有人不是卯足了劲在读书,而在⒉XX寝室也是为了考试在努力!由于我们考试周的习惯是将房门锁上,顺便把门口玻璃遮上,以防无聊人仕来干扰读书,所以大部份的人也都很适相,不会来吵!到了半夜三点多,这时突然有人来拍门,本来⒉XX室的人是不想理,这个拍门的(人),但这个(人)也真有耐性,就一直拍..一直拍,直到⒈号室长受不了了,要出来大骂这拍门的(人)一顿,可是一开门..什么都没有,(唉!一定有在恶作剧!就不要让我抓到,抓到他就死定了)室长忿忿不平的想著,就把门关上了,可是一关上门,拍门声又来了,室长真的恼了..马上把门打开,就要破口大骂的时候,咦..又没有人,(又被他跑了,跑的还真快)当室长再次把门关上时,拍门声就不再出现了!隔天一起床,大家都准备好要赴考场了,当最后一个出寝室的人把房门关上时,大家都吓了一大跳,原来白色的门上都被斑斑点点的血掌印所盖满了...

  • 不要太晚睡2183  浏览

    来源:爱思旧  TAG:学长  我们  只见  不知  出了  令人  学校  此时  挥舞  心中  眼神  


    否则后果不堪...都是学长讲了这些令人心惊的话...夜晚的埔园,令人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,从三舍的厕所窗户望去,只见公超楼和卜舫济楼的阴影在稍嫌暗淡的月光下显得有些诡异,而窗外的树木此时亦不断地被吹来的凉风吹的发出悉倏的声音;若不是尿意正起,不然才懒得在大伙都已入睡后,仍来欣赏这些树廓叶影所交织成的超印像图画━━不过这不也是大自然的另一种宁静美吗?今天是新生训练的第一天,日间在益友会代班学长的“折磨”后,每一个人都已累得不成人样;晚间晚点就寝后,只见代班学长蹑手蹑脚的跑来寝室,向我们这群“嗷嗷待哺的菜鸟”(如此称呼我们,真不知他们要拿啥话儿来哺我们?)丢了一句话∶“不要太晚睡,否则后果不堪...”,初时听见以为是学长为了管教我们所放出的心战喊话,待我们连哄带骗的向学长央求下,学长才喃喃的道出这段已被学校列入“X档案”的从前往事...... 
    “你们知不知道新埔很早以前这一带都是沼泽、池塘,从前的学长、学姐们由于活动很少,且又离淡水市区很远,所以对于学校附近的每一份资源都能善加利用。或许是靠海吧,10个人间有5、6个迷上了钓鱼,每当下课后总是人手一竿地往池塘跑,这种情形学校看在眼里也不多加阻止,反正就钓钓鱼而已,不可能真的钓到美人鱼吧。而后━━大概就像今夜一样的天气吧,一位住在二舍的学生(据说是纺织科的)嫌白天人太多无法大展身手,钓不到什么鱼,便在凌晨一点些许约了一位死党趁黑摸了出去,谁知这一出去后竟然...”,话说到此只见学长用了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扫了我们一眼,便阴沉沉说道∶“你们知不知道被人敲昏后全身埋入水中,而嘴中充满了泥浆,呼吸困难的痛苦?然后眼见自己的好友弃己而去,任你再如何地努力嘶喊也不理睬,这种内外交迫的感受,我死也不会瞑目...”只见学长讲到这时,手部已不禁地握拳挥舞著,此时情景让在场的每个人宛如亲身感受到那股呼吸滞行,全身四肢正于水中漫乱的挥舞而进行著死前的挣扎般的死亡乐章,最令人震憾的是学长嘴角亦流出了些不知名的黄澄液体;此时不禁往他人望去,只见每一个人眼神都像临刑前的死囚般露出了恐惧绝望的表情一样,好似学长那挥舞的双手是黑白无常上的锁楝,看到此种情况,心中顿时倒抽了一口寒气(仲夏之气怎么这么凉)....接著学长又继续用那略带寒意的口吻讲了下去∶“他们俩来到了池边后便开始钓鱼,也不知是鱼都在白天被人钓光了,亦或是都入眠了?钓了个把钟头仍然毫无动静,于是便提意乾脆两人脱了衣服跳入池中游泳去━━但也不知是谁先喊救命的,两人竟不约同时的抽筋了,在这种四下无人情况下,这是非常要命的;只知其中一人水性较佳,利用残余之力向岸边奋游而去,也就在此时,一支手宛如勾魂索般地将快游至岸边的那人的脚踝抓住,任其如何解脱总是无法挣脱,最后只好举起另一支脚朝那濒临生死边缘的另一人头部踹去,就这样的一脚踹断了最后的希望━━也踹断了他们多年的友情;最要命的是在这场死亡游戏获胜的优胜者竟然头也不回地跑去,完全置朋友的性命不顾...。隐约中可听见..救我..求.求..你之回声,然后便又像从未发生任何事一样的恢复宁静━━夜蛙依然鸣叫著,小草也低声地啜泣著━━宛如这场悲剧的谢幕礼一般。”讲到这理,学长头又不禁意的低了下去,彷佛在沉思什么,然后又抬起头来道∶“哼,老天总是有眼的,你们知不知道,那死里逃生的幸存者下场何如?哈哈,他疯了,他疯了,让他尝尝那生不如死的滋味也不为过吧!隔了几天,那位死里逃生的幸存者,某日早晨四点多起来盥洗时,盥洗室内的洗澡间竟然有人正在洗澡,起初但他并不以为然;但渐渐地从洗澡间那流出了许多黄色的泥浆水,他心中一惊,便要往门外冲,当其冲至门口时,不知怎地撞上了一个人,待其抬头定神一看,看见了一个脸上毫无器官而仅有泥浆的“人”,“它”伸出了双手挥舞著且嘴中叫著..我好.苦..救..救我..,从这一刻起他便疯了,逢人便说“放过我”、“放过我”....。后来这件事传开之后,学校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便将二舍的一楼改建成机械实习工场了。”当学长讲完了这段往事后,当我再次转头看他的眼神时,他已经恢复了日间那模样了,而嘴角的液体也不知于何时被抹去了;而其他同学方才眼中的恐惧神色亦已不在,但我心中仍在怀疑,刚才的情景难道是我眼花还是....,而且学长在最后仍好像隐藏了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,仅管心中有所疑惑,但见学长的身影已渐渐没入了那深色的房门内(为何只有他的门是深色的?)...

QQ在线咨询
打开

我要投稿!

爱思旧网违法及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4008-598-678 (工作日)
Copyright ? 1986-2096 Isijiu.com.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12345678号